杭州賽順數碼科技有限公司歡迎您!
杭州賽順數碼科技有限公司
0571-89965069    
“世界工廠”漸遠 “中國制造2025”謀突圍

“世界工廠”漸遠 “中國制造2025”謀突圍

作者:admin    來源:未知    發布時間:2016-05-08 13:54    瀏覽量:

伴隨中國經濟高速發展,“中國制造”席卷世界。然而近30年快速擴張的方式已難持續,一方面,由于國際經濟不景氣,國際市場對中國制造產品的需求大大萎縮;另一方面,中國制造業的發展受到了環境、資源等約束。
  當前,全球制造業的競爭,已經轉變成了技術和創新的競爭。隨著自主創新能力不斷增強,“中國制造”向“中國智造”轉型正在成為一個新的風口。“中國制造2025”提出,通過“三步走”實現制造強國的戰略目標。在風口上,中國的互聯網產業、機器人產業、高端裝備制造業都是隨時起飛的“金豬”,“中國制造”正邁上朝向制造強國的新征途。從即日起推出“‘中國制造2025’路徑聚焦”系列文章,敬請關注。
  數據勾勒的中國制造業近景頗為黯淡。今年以來,用以表達制造業衰榮的多個數據跌跌不休。
  現實是否同樣令人沮喪?筆者歷時一個多月,走訪廣東、江蘇、浙江、上海、福建、重慶等制造業重地,目睹近百家企業在重重壓力之下的生存之“痛”與發展之“累”,也感受到他們依然強勁跳動的脈搏。
  今時不同往日,經過30年持續高速增長,“世界工廠”已逐漸遠離中國。透過當下種種復雜甚至互相矛盾的產業現象與數據“迷霧”,“中國制造”的產業比較優勢正在汰舊換新。
  數據疲弱凸顯嚴峻形勢
  今年一季度,我國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6.4%,增幅為2009年5月以來新低,這進一步加劇了人們對“中國制造”處于嚴峻下行態勢中的深切擔憂。
  宏觀數據不容樂觀,持續遭遇下行壓力,是我國工業制造業去年下半年以來給全球市場的最直觀反映。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最新數據顯示,今年3月,在一季度創新低的基礎上,我國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實際增長只有5.6%,比前兩個月的同比增速還要回落1.2個百分點,到今年5月,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幅為6.1%,有所回升但仍未達到今年高點;匯豐中國制造業采購經理人指數(即PMI)則從3月的49.6跌至4月和5月的49.2,直到6月才又回升到49.6。此外,今年前兩個月,與制造業關聯緊密的鐵路累計完成貨運量也是同比下降,降幅則高達9.1%;同樣與制造業和實體經濟關聯緊密的發電量日均產量指標則在3月也出現了3.7%的同比下滑……各種數據都在不斷加劇外界的憂慮情緒。
  數據“跌跌不休”,是否意味著數以萬計的我國制造企業真的“哀鴻遍野”了呢?
  中國電子信息產業發展研究院院長羅文稱,數據下行所反映的嚴峻態勢可以用“高原爬坡”來形容,“今年前兩個月,我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的整體利潤率大約只有4.9%,在這種情況下,資金會流向房地產和股市而不是進入制造業,進而帶來更大壓力”。
  盡管數據不容樂觀,但并不能簡單地用“好”或者“不好”來評判當前我國制造業的真實狀態,多種矛盾現象并存、多重復雜形態交織,才是“中國制造”的真實寫照。
  轉型關口面臨重重考驗
  匯率波動幅度加大、勞動力和原材料成本上升、全球市場需求復蘇緩慢等負面因素持續影響中國制造業。經過30多年的持續高速增長,我國制造業所處的市場基礎與社會環境發生了根本變化。多位業內人士和專家認為,能否讓自身發展和社會需求實現磨合與對接,才是此輪“轉型考驗”的根本壓力所在。
  身處轉型關口的中國制造業正面臨重重考驗。
  轉型考驗之一是大批制造企業怎樣從滿足國際市場需求為主轉向滿足國內國際市場需求并舉。
  華南美國商會會長哈利·賽亞丁說,過去兩年中一個明顯趨勢就是單純以中國為制造基地的代工企業生存艱難甚至大批關停并轉,但以中國市場為銷售目標的制造企業如寶潔、美贊成、安利以及跨國汽車巨頭都在不斷增資擴產,根本原因就是多年的經濟增長已經讓中國市場發育壯大、同時社會成本普遍攀升,這也就意味著“中國制造”實際上已經不能和“世界工廠”簡單畫等號了,而應該主要以滿足“中國需求”為出發點。以商會為例,截至2014年底,其會員企業中已經有79%是專門為中國市場提供產品和服務的,這和2003年前只有23%形成了鮮明對比。
  “外資企業尚且如此,中國很多本土企業特別是出口型就更需要企業從人員培養、隊伍建設、產品定位等多方面實現轉變,否則就會被淘汰出局。”賽亞丁說。
  轉型考驗之二是制造企業如何從規模擴張為主轉向質量提升、技術突破和文化引領為主。
  中國社科院工業經濟研究所所長金碚指出,在經過30多年的持續增長后,我國已經是當之無愧的全球制造業第一大國,但一個國家的工業化進程不僅要看“流量”也要看“存量”,而后者正是我們的欠缺所在。“從表面看,好像我們的制造業已經沒有發展空間了,但深入看,除高鐵等個別領域外,大部分產業的技術制高點都不在中國,這和過去我們的工業發展總體是平推式的、缺乏高度和深度有直接關聯。歷史和現實都表明,提升制造業素質不是靠投資就可以實現的,再往下走就要靠技術突破、文化引領,這種改變是艱難的、痛苦的,也是相當一部分企業可能邁不過去的關口所在。”他說。
  經濟專欄作家吳曉波則認為,在經過30多年的持續發展后,我國已經形成了一個穩定且有影響力的中產消費群體,他們對消費品和工業制成品的要求正在從數量要求向品質要求轉變,“他們的出現,實際上就構成了‘中國制造’的轉折點。”
  轉型考驗之三是國內制造業比較優勢如何從政策優惠和資源廉價為主向產業鏈條完備和市場制度完善為主轉變。
福建快3   中國工程院“制造強國戰略”課題組組長朱高峰說,過去幾十年中,政策優惠和土地、勞動力要素供應充分,為我國制造業趕超全球提供了比較優勢基礎,但現在這些優勢隨著我國成為第二大經濟體以及市場法制環境的不斷完善,已經難以維持原樣,但這并不意味著中國制造業就喪失了競爭力,“我們現在的優勢,恰恰是過去三十年積累起來的新優勢,主要包括工業鏈條完善、國內市場基礎雄厚這兩方面,現在不是有很多企業遷出中國又遷回來嗎?關鍵是怎么適應這些變化”。

企業積極應對欲淬火重生
  產能高度過剩、市場需求不振、外匯波動加劇等,在這樣的環境下,筆者走訪看到,市場短期焦慮情緒和發展中長期樂觀心態同時存在。
  在東南沿海地區,一家服裝企業老板向筆者大吐苦水,自己所在的村過去兩三年中有70%的企業倒閉,“我自己去年就為聯保的跑路企業主賠給銀行400多萬元”。
  在南方某市,當地政府向筆者推薦的一家用工人數高達數萬的大型勞動密集型企業作為“逆勢發展典型”,但這家港資企業的負責人一見到筆者就大吐苦水,表示自己十分看好緬甸等地的勞動力成本優勢,“未來兩三年要么關廠不做,要么就把工廠整體遷移到東南亞去”。
  然而,就在這家工廠“一墻之隔”的深圳,華為公司輪值CEO胡厚崑告訴筆者,這家全球頂尖的通信企業去年實現全球銷售收入2882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20.6%;凈利潤279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32.7%,比排名其后的愛立信、阿朗與諾基亞的總和還要超出一大截。
  “未來五年我們還有信心繼續實現年均10%以上的穩定增長!”在江蘇、浙江等地,曾經陷入低谷的光伏產業去年再次異軍突起,不僅全行業實現了扭虧為盈,一批優勢企業還脫穎而出,位于常州的天合光能集團負責人向筆者表示,預計今年企業產能可以占到全球的十分之一,“穩居全球首位”。

上一篇:沒有了

相關新聞推薦

友情鏈接:

在線客服 : 服務熱線:0571-89965069 電子郵箱: 1491480869@qq.com

公司地址:杭州市余杭區良渚鎮七賢橋村大陸工業園永塔橋路6號

福建快3 杭州賽順數碼 科技有限公司坐落于美麗的杭州良渚文化村,良渚大學科技園內。 1999 年開始從事數碼印花和印前制版設備的研究,制造,銷售,經過十多年的高速發展,現已成為世界中速導帶數碼印花機銷售世界名列前 茅的高科...

備案號:
Copyright © 杭州賽順數碼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